出版经济人的美丽与忧愁

2013-08-23 17:01:38创意世界杂志文_白桦

 

  2012年年底,中国出版市场上最火的作家非莫言莫属,自从成为第一个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中国人之后,莫言一跃成为众所瞩目的焦点人物。今年年初,莫言在微博上表示,委托女儿对外代理他的版权和其他各种合作事宜。从某种意义上说,莫言的这条微博也就等于宣布女儿管笑笑成为他的出版经纪人。

  职场经纪人、房产经纪人、体育经纪人……有人把经纪人称为吸血鬼,也有人把他们称作孵化成功者与财富的温床,毁誉参半是经纪人行业集体面对的现况。而在这些行业经纪人中,出版经纪人可谓是国内发展得最为艰辛的一个。

  架起作品与市场的桥梁

  4月,莫言在海口举行的第23届全国图书交易博览会上发布新书《盛典--诺奖之行》,随着《盛典》面世,围绕在莫言身边的神秘团队“莫言文学村”也首次亮相。“莫言文学村”是以管笑笑和莫言密友禾田为首,由莫言亲友和粉丝们组成的一个编写设计小组,他们还充当着莫言与出版社等外界联系的“中介”,也可以称之为出版经纪人。

  出版经纪人是什么?直白来说,这种职业的主要任务即是以所代理的作者为主要经营对象,对作者进行整体包装、宣传,并与接受作者书稿的出版商进行商业谈判、经营合作,最终目标是形成作者市场效益的最大化。欧美的大多数国家都实行出版经纪人制度,从市场需求的挖掘、潜力作者的培养,到策划具体的作品以及出版设计,再到营销,均由出版经纪人公司全权打理。据了解,目前在美国图书出版市场,超过90%的图书是通过出版经纪人包装推出的,出版经纪人已成为作家与出版商、影视公司之间的“润滑剂”与“缓冲器”.

  出版经纪人并不是一个新兴的职业,这一行业的历史甚至可以追溯到260年前。有证据表明,牛顿看到苹果落地“顿悟”引力定律的故事,可能就是出版经纪人前辈的一次完美策划,而这一策划让牛顿的科学专着为更多人了解。在中国,直到2008年出版经纪人才正式被众人所知晓。当年,中华版权代理总公司与中国书刊发行业协会非国有书业工作委员会正在全力推动出版经纪人行业组织的建立。而在数年之前,出版经纪人甚至没有存在于中国的出版行业之中,几乎每一个作者都兼职着自己的经纪人。中华版权中心版权管理事业部总经理陈雨佳认为,新的出版体制与市场格局才是造就中国出版经纪人的平台,完善的出版经济人体制应是中国出版产业顺应市场经济潮流发展的基石。

  出版经纪人与作者要共赢

  就在业界因为莫言而开始重新正视出版经纪人的时候,着名作家王安忆却表示:“对于中国作家,我觉得至少目前我们不太需要有经纪人这样的制度。”针对此言论,王安忆解释说:“中国目前还没有完善的出版经纪人制度,我说的不太需要,主要是不能拔苗助长。”

  近年来,中国出现了经济出版人的雏形,他们大致分为三种类型:一是专业经纪公司。郭敬明的最世文化,是目前唯一一家宣称要做“作家经纪人”的文化公司,旗下的签约作家多为青春畅销书作家。二是有市场号召力的大牌作家,如莫言、朱德庸等,莫言选择了让女儿挑起出版经纪人的重担,朱德庸前些年在大陆一直由点形文化担任其经纪公司,最近由磨铁公司接替其在大陆的经纪事务。三是兼任经纪人角色的书商或出版公司,规模较大的如长江文艺、磨铁等。应该说,出版经纪人得不到明确的定位,令作者、出版社、经纪人三方的利益都无法保障。

  另一个导致出版经纪人制度发展缓慢的原因是,国内许多作者因为不了解而对出版经纪人抱持着谨慎的态度。长久以来,很多国内作者都习惯了自己和出版社打交道,十多年前,当英国的J.K.罗琳无需耗费精力为自己的小说找婆家而坐享其成的时候,四川作家阿来的作品《尘埃落定》却遭到了12家出版社的拒绝。王玏是一家出版公司的策划人,他认为,出版经纪人比作者更了解如何让一部好作品应市场需求而生,而出版社也很难有时间和精力去一个个开发作者的潜力。

  作家徐坤曾说:“从我开始写作到现在,从来就没有过出版经纪人,我已经习惯了个人和出版社进行作品出版的接洽。不过作家虽然也可以向出版社提出要求,比如印数、稿酬,但具体到操作层面,还是难以达到理想状态,何况作家很少有精通出版、懂得财务和法律的,这就容易蒙受经济损失。”伴随着网络时代的到来,越来越多的作者开始意识到这种地位失衡给自己带来的危害。出版经纪人,也许是解决这一矛盾的最佳人选。一个成熟的出版经纪人,往往有经济上的实力,来支持作者的计划和设想,比如预付版税、支付必要的活动经费等,能保证一个作者不受日常生活的困扰,不被合同、出版和发行,尤其是不受版税、盗版和侵权等琐碎事务的困扰。共赢,才是出版经纪人与作者追求的境界。

  卖作品不如卖版权

  有数据显示,2012年全国出版图书总量接近40万种,位列世界出版大国,同世界近200个国家和地区开展了出版贸易和版权交易。但以作家出版社为例,在2005年至2010年的5年间,作家出版社共出版了170部外国作品,而国内作家作品输出国外的只有5部。

  在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后,莫言发表言论,希望让“莫言热”转化成“文学热”,让中国文学走出去。如何走出去呢?获得布克国际文学奖提名的作家阎连科表示,由于没有好的翻译和市场渠道,很多优秀的中国文学作品无法走向国外,比如贾平凹就曾说过其实有很多海外出版机构对他的作品版权感兴趣,但他们之间不知道如何联系。只有出现大批专业的懂语言、懂作品、懂出版、懂市场的经纪人,中国作家的作品才能够为世界所了解与接受。

  北京精典博维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陈黎明认为,出版经济人即是以文化产业的思路来操作作家的核心知识产权的人。“和传统的出版社一样,作家经纪也包括纸质书出版、数字版权和影视版权的管理,另外容易被人忽略的是作家的衍生品开发,这可以产生很多附加值,比如公众形象、雕塑等。”陈黎明说道:“无论是出版业的良性发展,还是让中国文学走出去,最终都要归结到知识产权的保护和合理运营上,因为卖作品不如卖版权。

推荐微博:

网友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