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人文?你讲它有啥用呀

2013-08-19 11:29:49创意世界杂志文 _hyacinth

                                         

  文 _hyacinth

  什么是“人文”?这个题目大了去了。好难讲,也难讲好。而且,正如作者李欧梵所说,这个讲题有点“反潮流”的意味:大家每天为赚钱而辛劳之余,谁还会想到“人文”的问题?可是,作为一介以文化研究为己任的知名学者,李欧梵还是“不厌其烦”地到处讲。这“六讲”的对象本来是香港,特别针对的是香港的人文危机,所以在行文中不时流露出他的香港生活经验和感受。然而,书中的大部分论题仍然有“普遍性”,所反映的是现今的全球人文危机。

  顾名思义,“人文”指的是和人有关的东西。“文”的古意是“纹理”,也就是形式和规则,儒家传统也一向以“人”和“文”为依归,人文就是以人为本的文化,这是不解自明的真理。然而,如今我们再提起“人文”这个名词的时候,却像陈腔滥调,不合时宜。李欧梵分析道:因为一般人只把它当成一个名词或口号,不再求深入的了解;或者只把“人文”当作学院里面的学科--如文学、哲学、艺术和语文--与科学的学科对立,也被科学边缘化了。其实(尤其在西方)现代人文传统的产生是和“世俗化”分不开的,“世俗化”就是脱离宗教,回归尘世。人文的基本涵义就是相信“人可以从自身得到足以过着美好生活的资源,不需要宗教”.换言之,人有自我充实和自求完善的能力。然而,这一切也需要努力,不是坐享其成的。作者认为,当今的人文危机正在于这种坐享其成的态度,在商品潮流冲击之下,一般人已经不知道如何努力做人了,因此也无法达到“自我繁荣”--这个“繁荣”和赚了大钱的财富不同,也非金钱可以买得到的,它需要修炼。

  那么该如何修炼,如何在这个全球化的资本主义商品狂潮的冲击下保持人的价值和意义?如何从日常生活中努力自我充实和自我完善?如何“自我繁荣”而不自耽于享乐?作者基于个人的体验,分享了几个浅显的方法:一聆听自己的日常生活,不只是“听”,也是观察、触摸、感受;二有快有慢,知道如何善用时间;三能读能写,这是训练一个人思辨和判断能力的方法和“技艺”;四什么都可以变成“文本”,无论是巴士车身的广告,还是街角书摊的报章杂志,更别提网上的各种信息,都可以是通俗化的“文本”,解读文本,自得其乐,也许反而不受其引诱。

  纵观全书,李欧梵的人文“杂论”,涉及了全球化的人文危机命题,讲述了重构人文学科和素养的感悟,并着重探讨了小说的当代命运、文学与电影的关系、音乐和文化的互动、人文建筑的愿景等。此外,他并不拘泥于“文化研究”五花八门的理论和学派,也关注文化的生产和创造。比如,他犀利地指出,现在香港政府大力鼓吹的所谓“创意产业”,其目的也不在于开发创意而在“产业”--如何把文化变成一种企业,能打开市场赚大钱。在他看来,这是本末倒置的理解,会使文化本来的启蒙和教育意义荡然无存,也会导致消费式的文化产业不能积累和持久。

  如果你很“功利”地纠结“人文”到底有什么用?李欧梵说:当你们赚够钱以后,又如何生活?生命的意义何在?也许,文化可以提供一部分答案。

推荐微博:

网友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