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东华:关系创造价值

2013-08-23 10:46:50创意世界杂志本栏目由《创意世界》与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创意英雄谱”节目合办

 


刘东华:关系创造价值

  
  在传统媒体人做互联网的不鲜见,但做好的不多,正和岛创始人兼首席构架师刘东华算是做好的一个。之所以能做好互联网,是因为刘东华深刻认识到传统媒体和互联网各自最大的优势。如果说互联网是一个大菜市场的话,刘东华的正和岛就是其中傲然独立的精品店。

  在信息爆炸的时代挖掘创造稀缺资源

  正和岛产生的背景,就是在互联网大潮来临之后初现了信息过剩、时间稀缺,关系过剩、信任稀缺,数据过剩、安全稀缺,价值过剩、生命稀缺等问题。而正和岛就是在一切都过剩的时代提供最稀缺的价值,我们不是增加,我们是减少。我们的服务对象时间是最稀缺的,所以我们为他们提供他非要不可的价值,这就是刚才我说的提供最大价值优先级。最大价值优先级从资讯和人脉这两件事开始,而移动互联时代恰恰能为这两件事提供各种工具。

  1999年互联网的大潮冲击已经开始了,而我身边又有一些做互联网的朋友,所以我对此比较敏感,而我的敏感是源于害怕--因为我动手能力非常差,所以害怕一些新的工具。我是较早地买电脑的,就是因为害怕但又必须面对。那时候我就看到一个需求,就是刚才我说的,帮着客户群筛选最重要的东西。而且我看到了,这个需求会越来越大。当时我就想:我害怕互联网,这帮企业家何尝不怕呢?我跟他们沟通后发现,他们大都不习惯用互联网,觉得最管用的是他们的助手,而且越是成功的企业家,他的助手水平就越高。

  这些人害怕互联网,将来有没有办法回避互联网?谁能够为这样的人群在互联网的汪洋大海里面找到一个港湾?于是我想要在互联网的汪洋大海里面为企业家这样的特定人群打造一个安全的港湾,他们来到这儿是安全的、放松的,这里面都是彼此可以信任、可以倾诉衷肠的、可以相互帮助的人。从那时起,我就准备朝着这样的方向努力。

  这个想法最早跟王石说过,他不直接否定我,他反问我:“做传统媒体的人,你听没听说过一个做互联网成功的?”我当时我就笑,我说没有人成功过,并不意味着开创性的事业都没有人做过,别人成不了我们就成不了了吗?我当时跟朋友开玩笑说:“将来我做的这个网站,在江湖上会有一个说法。你们这些人必须亲自做的两件事:一件事是做爱,一件事是上这个网站。”

  一开始我跟人家说我不懂互联网,我说互联网时代刚刚开始,我现在做的是一个更高级别的互联网。现在看来,我这句话越来越被认可,全世界做网络社交的,没有人不想做高端人群的网络社交。但在现实世界,越成功的人,对网络世界就越害怕、越没有安全感。

  搭建信任的理想之岛

  正和岛曾经想叫“理想国”、“乌托邦”,后来发现都不行。而“正和”就是博弈论里面的互利共赢,是人类追求的一种更高的状态和境界。因为我们是一个网络社交平台,大家需要有一个具体可感的空间,所以加一个“岛”字。我觉得正和岛将来可能就像《阿凡达》里面的星球一样。如果说中国的财富精英和知识精英要移民的话,不用往国外移了,你就往正和岛上移就行了。正和岛一定是一个正和群岛,而且将来一定在现实世界会有很多岛。

  我们官方正式的说法是:正和岛就是中国商界第一高端人脉与价值分享平台。这个听起来可能还有点文绉绉的,如果用一个比较通俗的说法就是:正和岛是把企业界当中的好邻居通过互联网的方式聚集在一起的地方。

  正和岛从的理念可以概括为三句话:一句话是“千金买宅,万金买定”;第二句话是“我多么希望世界上有一个小岛,上面居住的全是智慧又善良的人们。 ”;第三句话是“我越来越发现,很多东西的结果不是因为不同人的改变,而是因为同类人的聚集”.

  我在 1999年就开始琢磨聚合的事情。那时候的想法是,网络平台就是要通过互联网建立标准,推动这个社会成为一个互利共赢的一个社会。这个标准说起来比较大,首先还是从高端人群做起。找能人中的好人、好人中的真人,这都是标准。

  我们的服务对象是有标准的,服务对象的需求我们也有标准,包括我们提倡什么、反对什么。在互联网时代来临之前我们本身就是做标准的,比如《中国企业家》杂志,我这么多年来为企业家这些人群服务,我们对成长型企业、中国企业未来之星、中国最具影响力的企业领袖、杰出商界女性都有自己的评价标准。但是在互联网时代之前,我认为所有的标准、主流、权威、核心都在特定的信息边界之内。而互联网相当于发了一场大洪水,把原来的江河湖海的信息边界全填平了,连坐标系都没了,原来的很多标准、主流、权威、核心有的被颠覆的、有的被淡化了,因为原来产生这些东西本身就是信息不对称的。所以我就提出一个问题:是不是在互联网时代这个世界就不需要标准了?我的答案是否定的,就像在一个烂情的年代不是不需要爱情了,只是爱情更难得、更珍贵、更稀缺了。

  高端,但有明确的商业模式

  我们是让那些最具判断力的重量级人物来推荐典型批注,推荐他们认为最值得企业家、决策人去阅读的文章、观点、思想、书籍,像柳传志、王石、张维迎、吴敬琏,乃至于成思危这样德高望重的专家型的领导、学术型的领导。这些人拿出时间来把他们看到的一些重要的文章、观点亲自写推荐语,然后通过我们这个平台分享给那些以企业家为主的决策者。这个《决策参考》每个月一期,一出来非常受欢迎。我们还有手机报、有线上的资讯频道,线上的资讯频道是 24小时随时循环播报、更新的。但是所有这些全是推荐制。我们有一个观点:狮子最相信狮子,鹰最相信鹰。这就是说,让狮子给狮子推荐好东西,让鹰告诉狮子哪儿有洪水,哪儿有危险。这样,他们的推荐再加上我们专业团队的判断,资讯就比较精准。

  另外,我们线下有论坛、年会、研讨会等各种各样的活动,我们从高端资源到话题设计,再到氛围营造,都被公认是最牛的。我们把网络社交在移动互联时代的适合企业家为需求的工具进行了应用性的改造和创新,比如说类似于微博、微信的网络分享。因为原来企业家上网后会没有安全感,比如在公开的平台上容易被误读、误解、误伤,但正和岛是按严格的标准挑选出来的可以信任的一些人。这条线可以把我们传统的优势无限地延伸和放大,同时形成线上、线下的立体循环,把它的优势完全发挥出来。

  现在正和岛岛民大概有1000多,每个人的会费是 2万元,我们明年初准备涨到 3万。但是将来随着服务的分层,可能还会有更高的,但是大门票就定在 3万。这个人群对价格不敏感,而对价值敏感,因为对于企业家、决策人来讲,只要确实有价值,一年几万块钱不算什么。我们很多会员说,就是年费一二十万都很值。

  我们基本的商业收入有3层。

  第一层是会员费,因为正和岛将来发展的目标客户群是百万级的,所以光会员费就是非常可观的。

  第二层是广告。正和岛一定是这个世界上最具广告价值的品牌之一,因为最具实力、最具购买力、最具影响力的客户群全在这儿,所以将来广告空间非常大。

  第三层是高端团购和高端的个性化定制。高端的产品和服务,主要昂贵在信任成本,而正和岛先期把信任成本解决了。所以现在正和岛刚出发,各种各样的这种高端产品都开始在找我们,因为他们的主要客户群全集中在正和岛。正和岛几乎是唯一一个决策人群可以直接进行消费决策的地方。这个地儿可以把这个世界上为这个人群服务的那些最重要的产品和服务都集中起来,而且有最好的性价比。

  随着正和岛本身的发展,岛民的数量会越来越多,大家的隐私性也可能会越来越差。我有一个比喻,正和岛是一个大学城,它也有大一、大二、大三、大四,也有硕士生、博士生,有教师、助教、讲师、副教授、教授、大师。你不能让大师天天给大一的学生讲课,他可能只带博士生,博士生里面也要精挑细选。所以,不同层次的会员有不同层次的沟通方式。比如我们的微访谈,差不多一周就有一个重量级的商界或学界的人物和所有的岛民有两个小时的互动。王石从美国哈佛大学放暑假回来时跟我们企业家们进行微访谈也觉得很高兴,因为他觉得如果在微博上什么人都有,什么问题都有,有的问题回答也挨骂,不回答也挨骂,但这儿没问题。在这儿都是做企业的,而且都是真问题。

  下一步我们会推出每日一问,每日一问也是在大家的问题里面精选出来的、大家普遍感兴趣的这个问题。比如说柳传志提出来一个问题,然后大家来回答,其他的内容分享都是滚动的。用户一上岛先看到每日一问,先看到别人的回答,你有什么观点你就参与进去,那一年就三百多个问题。每个人还可以发起话题,你想探讨一个星期甚至探讨一个月都没有问题。而且这些东西果特别有价值的话,我们还会把这些问题梳理成一篇文章,将来还可以出版。

  商业,并且理想着

  当前人类社会面对很大问题,比如金融危机、欧债危机,他们都是和中国连在一起的。问题何在?深层动因何在?这都是我们研究的。几年前我就提出来:金融危机的深层原因是价值观危机,大家说到的都是表面的东西,都是从工具层面、数字层面看问题。我曾经有一篇文章说,人类号航班正在飞向一场空难,金融危机只是一次紧急迫降而已,而且迫降之后没有找到真正原因。我认为要先问是非再论成败,要用负责任的方式创造商业成长,用负责任的方式追求成功,只有这样的成功才能承载幸福和意义,才能赢得尊敬。

  为什么有很多人挣了钱,表面上看成功了,幸福感更低了?历史上的大的、长远成功的,全是把是非放在前面的。在互联网时代,尤其在移动互联时代,好报和恶报都提前了。原来你还可以做点坏事别人没发现,然后你花了钱把自己包装一下,现在不行了。大家说正和岛是功德无量的事,我们有能力自己创造巨大的物质实力,然后把这个功德无量的事越做越大--我们找到一个最好的商业模式,来做一个社会最需要的事情。有一次演讲我说,中国企业界未来十年最大的红利是诚信红利,如果你认真地做好诚信这件事,将来会有巨大的红利来回报你。

  做正和岛要颠覆很多原来的东西,我如果不离开《中国企业家》,或者《中国企业家》改制了,然后我来兼顾做这个事,我觉得胜算不多,因为思维方式很难自我颠覆。我现在要做的就是让关系产生内容、让互联网自己创造价值。

推荐微博:

网友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