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的 Super star”

2013-08-19 13:53:20创意世界杂志文 _Amelie

 

  音乐无国界,偶像无高下。套用一句话来说:每个人心目中都有自己的Super star.你被音乐所迷,也为偶像所痴。你亦步亦趋,也许渺小但并非被动无力量的个体。给力的偶像,写就多彩的音乐史;给力的歌迷,创造偶像的新生命。

  Super star:你主宰,我崇拜

  台湾当红女子团体S.H.E的《Superstar》里有这样的歌词:“你是电,你是光,你是唯一的神话,我只爱你,you are my super star;你主宰,我崇拜,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爱你,You aremy super star”,借用来形容粉丝对偶像,或者歌迷对音乐巨星的喜爱和崇拜,也恰如其分。能够颠倒众生,成为偶像,自然得有几把刷子。要么天赋异禀、才华横溢,要么惊世骇俗、锐意创新……每个歌迷都能对在偶像的身上找到种种痴迷和崇拜的缘由。

  流行音乐史上最经久不衰的Superstar之一,即是披头士(Beatles)。这支成立于1960年英国利物浦的摇滚乐队,并没有因为1970年乐队的解散和约翰·列侬的早逝而星光随之黯淡,反倒是成为一代又一代年轻人的精神偶像。披头士在商业和艺术领域皆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他们在20世纪60年代掀起的“披头士狂热”(Beatlemania),至今为新老一代歌迷津津乐道。他们引领的“英伦入侵”(BritishInvasion),是20世纪60年代的文化标志性事件之一。1964年2月7日,当披头士一行人抵达美国纽约的肯尼迪机场时,据说崇拜者的欢呼声压过了飞机发动机的轰隆声,整个美国为之震撼和着迷。当年年底,披头士有30首歌曲列入该年“佳曲100首”行列,他们的3张专辑垄断专辑排行榜之首达30周,此后他们发行的几乎所有专辑都成为乐坛经典。Yesterday、Hey Jude、Let it be、Yellow submarine、A day in the life……死忠的乐迷们不断哼唱着他们的经典曲目,也紧紧盯着他们的服装、发型、娱乐乃至生活方式,并模仿他们的一举一动。1964年,蓄着长发的披头士首次在美国登台露面,惯于理平头的美国男性也开始留起披散的长发;1966年,披头士穿起色彩迷幻的服饰,保守的英美人士便钟情起了炫目的打扮;1967年,保罗宣告他服用过迷幻药LSD,对美国人来说吞食迷幻药一夜间变得不再是禁忌;1968年,披头士长途旅行到印度,拜瑜伽大师马哈蒂尔·马赫什为师,并随之成为素食者,数以百万计的美国人又群起仿效,瑜伽、素食变成流行;1980年,当列侬离开人世的时候,为其举行追悼纪念活动以及参加守夜的世界歌迷多达数百万人……据统计,截止至2012年,披头士的唱片仅在美国的销量就超亿,并伴随着数字音乐时代的到来,继续“复活”于新一代年轻人的电子设备里。

  也许你不是披头士的粉丝,但在灿若星河的音乐图腾中,你总能找到自己的Superstar.每个人的喜好不同,喜欢的音乐类型和欣赏的音乐人也呈现出多元而丰富的“样貌”.从贝多芬、莫扎特、巴赫、肖邦到“猫王”埃尔维斯·普雷斯利、迈克尔·杰克逊、麦当娜,无论是罗大佑、齐秦、周杰伦还是崔健、窦唯、周云蓬等等,一代代的音乐偶像和他们的音乐,陪伴乐迷走过年年岁岁,成为其精神寄托,也让音乐随着生活四处流传,吟唱古今。

  
  
      
披头士乐队是流行音乐史上最经久不衰的Super star 之一


  歌迷有力量
  

  偶像或音乐巨星,总给人的感觉高高在上、俯视众生的样子。然而,粉丝或歌迷的力量是不可小觑的。没有粉丝,偶像何以立足?由于偶像欣赏和崇拜而产生的消费行为,已经成为蔚为大观的社会经济现象,诞生了所谓的“粉丝经济学”。《粉丝力量大》一书的作者张嫱就认为:“粉丝经济,催生多元创意社会,改变今日媒介环境景观;粉丝当道,引领消费潮流,主导创意社会。”而美国当代著名文化学者约翰·费斯克则旗帜鲜明支持“粉丝文化”,在他的考察样本中,粉丝不仅仅意味着被动和盲从,他不认为一个粉丝只能从偶像那里汲取需求,更重要的是粉丝可以用自己的方式(比如消费、改造等)来影响偶像。
  
  苹果的缔造者史蒂夫·乔布斯就是这样一个可以影响自己偶像鲍勃·迪伦的歌迷。乔布斯年轻时就是鲍勃·迪伦的“脑残粉”。据《乔布斯传》的披露,在乔布斯的记忆中,唯一让他紧张得舌头打结的时刻就是见到鲍勃·迪伦,他的iPod里有鲍勃·迪伦十多张专辑。他曾赞叹道:“鲍勃·迪伦是我们这个时代最值得尊敬的诗人和音乐家之一,而且他也是我个人的偶像。”他还曾经想出一个“伟大的计划”,那就是在iTunes商店推出一套迪伦的打包专辑,里面收录了迪伦的每一首歌曲,这套773首歌的专辑售价199美元。乔布斯心甘情愿成为迪伦进军数字时代的监护人。他还特地请来鲍勃·迪伦为iPod做广告,当时负责广告制作的李·克劳回忆起一些年轻员工不愿意让迪伦出面做广告。克劳说:“他们都担心他不像以前那么受欢迎了。”而乔布斯完全不予理会,能和迪伦合作已经让他激动万分了。后来广告非常成功,为迪伦赢得了新一代的年轻歌迷。值得一提的是,由于iPod的“光环效应”,迪伦那时推出的新专辑《摩登时代》在发行后的第一周就跃居“公吿牌”(Billboard)排行榜第一名,这是自1976年的《渴望》专辑以来,迪伦在30年后再次荣登宝座。《广告时代》(AdAge)杂志刊登了以“苹果对迪伦的推动作用”为题的文章,文中写道:“这次iTunes和迪伦的合作不是通常意义上的‘和明星签协议’,不是大品牌花巨资请一个明星代言那么简单。他们打破了陈规,这次是强大的苹果品牌为迪伦先生开拓了年轻歌迷的市场,并帮助他把专辑卖到了他们自从福特政府时期以来从没有到过的地方。”而在中国,自2005年“超女”大赛冠军李宇春“横空出世”以来,李宇春的歌迷“玉米”的“存在感”就非常强,多年来持续用粉丝群体的力量推高了偶像的商业价值和社会声望。春春的唱片、演唱会门票总是不愁销量,还带火了写真集、纪念T恤等周边衍生产品。此外,在李宇春的支持和众多玉米的建议下,2006年中国红十字基金会设立了我国第一个由歌迷捐设和命名的专项基金——“玉米爱心基金”。统计数字显示:截至2011年3月,该基金已累计接受全国近4万人次爱心捐款,总额达759.87万元,资助了各种公益项目。可见,当歌迷真正行动起来,发挥其创造性,使出其“推动力”,也是能辐射和撬动偶像的魅力和影响力的。

推荐微博:

网友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