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音乐一个“想象”

2013-08-19 13:35:04创意世界杂志文_Alice

   音乐可以很“私人”,也可以很“大众”;可以歌唱爱情,也可以针砭时弊……它犹如一个万花筒,折射出我们生活和人生的不同面向。音乐虚无缥缈,又雷霆万钧,它能给人一杯咖啡时间的片刻愉悦,某些时候还带来“三观尽毁”或振奋人心的冲击和力量。

   
     U2 的波诺(Bono)是最懂得利用音乐和自己的影响力去改变世界的摇滚乐队主唱之一

  
  在音乐时空中“忘我”漫步

  音乐欣赏似乎正变成一件越来越“复杂”的事情。然而,除却眼光缭乱的音乐类型和流派,音乐其实是我们生活中再寻常不过的存在。在自然和生活中寻找灵感,是很多创作人的自觉选择。2004年,台湾音乐创作人王力宏为了他的CHINKED-OUT曲风,去了云南,西藏,新疆等地采集中国少数民族音乐元素。后来在《心中的日月创作乐谱书》中,他写道:“撇开文化和历史的价值,从少数民族音乐我学习到一个更重要的课题,那就是音乐是我们的过去、现在和未来最自然的一部份。它可以是我听见西藏的建筑工人用手在搭建小水泥房屋时一起唱的‘打猎歌’或‘打工歌'.他们从来不会顾虑有没有走音、调子对不对、技巧好不好的问题,对他们来说,音乐就是日常生活的一部份,也许能让他们粗重的工作变得稍微轻松一点。”

  意大利作曲家兼钢琴家布梭尼(Busoni)曾如此定义音乐:音乐就是声音的空气。名指挥家巴伦波因在音乐文集《声音使时间加快》中将这句定义衍伸,认为人的听觉比视觉更灵敏,而且对声音的回忆是与生俱来的。在他和萨义德的音乐对话集《并行与吊诡》中又说:音乐提供了既可以逃避人生,又可以更了解人生的可能性。

  看过电影《肖申克的救赎》的人,大多会对其中一个有关音乐的片段印象深刻。冤屈入狱的银行家安迪不惜和狱警起冲突,就是为了播放莫扎特的歌剧作品《费加罗的婚礼》(Le Nozze diFigaro)。当镜头缓缓带过正在广场上放风的犯人和有些错愕的狱警时,他们都不约而同安静地站着,醉心聆听这“神来之乐”,那一刻,他们的灵魂得到了自由,美妙的音符仿佛将他们洗濯得无比纯净。

  音乐在影视剧创作中的重要作用已无需赘述,音乐对文学创作的影响同样深远。比如,日本作家村上春树是出了名的“嗜乐”之人,并会不时把自己喜欢的音乐“植入”到作品中。他在中国最有名的小说《挪威的森林》,粉丝们都知道这书名源于英国摇滚乐队披头士的歌曲。无论是古典乐、摇滚乐、爵士乐、流行音乐等,村上春树信手拈来,自然地融入到文学创作的字里行间。不少铁杆读者在欣赏他的小说或散文时,也热衷于寻找散布其间的音乐信息和意象。在国内的虾米音乐网还能找到《村上春树的音乐异想世界》《村上春树的1Q84古典边境》等专辑,让人感叹村上春树的音乐爱好的确涉猎广泛又品味不俗。

  音乐改变什么?

  音乐之美,在于它能打动人心,寄予情怀,诉说世界的种种喜怒哀乐。而音乐可以凝聚的力量,比我们想象中要大得多。

  “假如不是在哪个百无聊赖的午后看了一场乐团演出,或者买了一张地下丝绒的唱片,或者碰到另一个人渣朋友打算邀你一起搞乐团(乐器可以等团员到齐再学),你的生命大概就这么不死不活地过下去了。然而摇滚乐改变了这一切,是的,在背起电吉他狠狠刷下去的那一刻,你清楚地知道,得救了。”台湾着名乐评人马世芳在《那些寂寞美丽的噪音》中如是说。大概每个人都有迷上某个音乐人、某首歌曲的某个瞬间,它们猝不及防或无声无息地影响你,成为你生活乃至生命中的一部分。

  约翰·列侬的《想象》(imagine)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歌之一,亦是最美的诗之一。“想象世上并没有天堂/这很容易,只要你试试看/在我们下面没有地狱/在我们上面只有天空/想像所有的人/都为今天而活/想象这世上没有国家/试试看,这并不难/没有杀戮或牺牲/也没有宗教/想象全人类/都生活在和平之中……”,也许你会说列侬这首歌所表达的一切过于“乌托邦”,但音乐“构建”的“完美世界”,正是我们沉溺的理由。何况这首经典的歌曲自创作出来以后,翻唱者无数,并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现在赈灾、义演等现场,谁能说它没有改变人心,改变社会的力量呢?

  U2的波诺(Bono)不仅是世界上最知名的摇滚乐队主唱之一,也是最懂得利用音乐和自己的影响力去改变世界的人。他聚集了世界上最具权势的领袖们来关注艾滋病问题以及非洲的贫穷问题,他的非盈利基金会ONE通过媒体、政策引起关注,并呼吁切实采取行动。最富有社会历史意义的,莫过于1985年7月13日那场名为“拯救生命”的大型摇滚乐演唱会。当天,演唱会在英国伦敦和美国费城同时举行,演出持续了16个小时,并通过全球通信卫星网络向140多个国家播出了实况,估计总共吸引了近15亿的电视观众。鲍勃·迪伦、保尔·麦卡特尼、艾尔顿·约翰、迈克·杰克……世界上100多位着名歌星参加了这次义演。要知道,把这些个性不羁巨星们组织到一起绝不是件容易的事儿。波诺曾说:“我经常利用宝贵的演唱会时间,对着成千上万U2的铁杆歌迷,一遍一遍地重复我那套令人感到乏味的政治演讲。令我感到庆幸的是,到目前为止,我们的听众还没有为此表示厌烦。他们很了解我和U2其他成员所从事的社会活动,了解我们为此所作出的牺牲和妥协。”在后来的纪录片《为什么贫穷》的第四集《摇滚救贫穷》中,波诺畅谈了如何让音乐凝聚人心,如何有效地游说政府和各界的力量。2005年波诺和比尔·盖茨夫妇一起登上《时代》杂志封面成为年度人物。“因为他们极其精明的行善,重新描绘了政治的图景,激活了正义。是他们使得慈善行为更加灵活,使人们的美好愿望有了战略的规划,使我们有可能跟随其后。”《时代》杂志如此评论道。

  也许我们夸大了音乐改变社会和世界的力量,但它至少能调适心情,给人片刻放松,所以,要感谢音乐,感谢那些创造出美妙音乐的人儿;也许,还要感谢乐迷,给了音乐一个“想象”,并赋予它改变自我的力量。

推荐微博:

网友评论:

友情链接